免费直播卖肉破解盒子
欢迎?#26790;?#28023;崖学网 您还没有 [ 登录 ] [ 注册 ]

怀念我的父亲

时间:2019-07-06    来源:网友推荐    作者:晚来风  阅读:

远处,一双慈祥的眼睛,默不作声的望着我。多少次午夜梦回,父亲就在那不远处,哦,那是父亲的眼睛。——题记

关庙冲,是个长达二十多里的冲子。父亲曾经是那条冲里的名人。现在,即使在我居住过的那个小村庄——王岭,还知道父亲的人,也已经不多了。

父亲离开我们已经35年了。他的影子已渐渐模糊,模糊得大家不知道他是谁了。“国本大爷”、“肚大队长”,曾几?#38382;保?#20063;是那条冲的名片啊。

父亲姓黄,名国本,1925年出生。他给东家做过许多年的小放牛,也打过许多年长工。幼年时,他便用那柔弱的肩膀,支撑着一个?#32922;?#30340;家。贫困的生活,繁重的体力劳动,使他的食量大得惊人,以致有了个“大?#20146;?rdquo;的名号。

记得小时候祖母常跟我说起父亲的一些往事。她说,东家很?#19981;?#20182;,因为他勤快。小时候我们念书时,只知道,万恶的旧社会,地主的心肠?#20960;?#34503;蝎一样恶毒,当时我就是搞不明白这是啥回事,怎么跟书上说的不一样。后来我还知道,父亲不仅?#19981;?#19996;家,而且感情还深着呢。1978年他患上绝症后,还去东家的后人家走走。这是一个人生命行将结束前的一次走动。我知道,这次走动在父亲的心里岂是寻常的走动,这是他在回顾生命的时候,感到那里有他太多的生命印记。那里曾是他饱?#20146;?#30340;地方,那里曾是他温暖过的地方,那里曾是把他当人看的地方。这时候我才开始有些醒悟:不是所有的地主?#21916;贫?#26159;十恶不赦。起码说,他们当中有些人雇长工剥削长工的那个度?#25925;?#21487;以接受的,甚至“主仆”之间融洽着呢。

haiyawenxue

祖母也曾跟我说起过父亲的婚事。父亲三十多岁才结婚,原因很简单,家穷,娶不起媳妇,解放后才娶的亲。母亲年幼时破过相,脸上有许多麻子,且又是地主家女儿。就这样?#32922;?#23478;庭的老小子,遇上了抬不起头的地主家的丑女儿,于是有了我们一大家子。

父亲既勤快,又直爽,且肯动脑子。很快地成了那条冲里的一个人物。先是老东明大队大队长,后是关庙大队大队长。一当就是几十年。那条冲里谁不熟悉“肚大队长”?上下十?#29238;?#26449;子,许多人和他年纪相仿,团在一起,老伙计一般亲热。赶上吃午饭或是吃晚饭,大家总是?#19981;读?#20182;喝上一?#36873;?#19968;把?#25509;?#29226;,几粒豆子,一碗南瓜丝,便是下酒的最好菜肴。那时候也不是什么干部不干部的,就是“哥俩好”的那种感觉。也许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,这种喝酒的心态也很?#35328;?#29616;了。

父亲爱酒,他喝酒时从不讲究菜肴。记得我开始教书的时候,有次有个村子死了条牛。父亲下队时顺便买了点回来。我便准备做水煮牛肉给父亲下酒。做时才知道家里没有一滴油,只好用烧开的清水下牛肉,再放上几粒食盐,仅此而已,父亲竟也吃得津津有味。父亲爱酒,可生在那个年代,酒,不是你想沽就有酒沽的。有时候一年也难打上一斤。好在我叔父在庐江城里工作,且是单位负责人。他知道我父亲?#19981;?#19968;杯,回家时,总不忘带上几瓶。那可真是滴滴金贵啊。父亲平时也舍不得喝上一口。可是家里一来人,他便笑呵呵的把藏在柜子里的酒,一瓶接一瓶的往外拿,直到拿光为止。那时我曾想,拿一瓶上桌已算很?#25512;?#20102;,为什么不留两瓶自己慢慢喝,?#19988;?#19968;下子喝个精光呢?后来我才渐渐理解,原来父亲心里对朋友的那种“诚”,比酒还要金贵得多。从那时起,父亲的那种品格,慢慢的融入我本纯洁的心田.

关庙一条冲子的人谁都知道父亲不爱“好”,穿的衣服因为旧,看上去总是邋遢遢的。在我的印象里,他几乎没添制过什么新衣服。记得叔父从城里给他买了斤暗黄色的毛线回来,母亲给他织成毛衣。平时他也难得一穿,看?#24576;?#20182;?#19981;?#36825;件毛线衣。1980年春季,那是个冷酷的春季。疾病的?#32431;?#25226;父亲折磨得死去活来。临去世前几天,他跟我说,他死后,把那件毛线衣和一件新马甲一同放进棺材里去。听到父亲的话,我止不住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。原来冲子里人眼里的“肚大队长”,村子里人眼里的“国本大爷”,我心中的父亲,不是个不爱“好”的人,他也爱美,只是一辈子的穷困,让他养成了极为节俭的习惯,能将就点就将就点,绝不肯?#19968;?#19968;分钱。

父亲是个非常善良的人,他用一份善心待人,在他身边的人,只要需要他帮忙的,他总是竭尽全力。他做了一生的基层干部,无论在哪里,不挪用集体一分钱,洁来洁去,清水白?#20303;?#29238;亲是个非常和蔼的人。他患上绝症后,我?#25512;?#32467;婚,她初来乍到,父亲对她总是关心倍至。我妻怀孕后,他总是叮嘱我母亲要多多关心孩子。短短的?#29238;?#26376;相处,我妻已把他当成了世界上最伟大的父亲。父亲去世已经三十多年了,每当提到他,我妻眼里总是闪着泪光。

有人说,一个村庄是一个地方的?#19997;凇?#29579;岭,我的故乡,它便是关庙冲的?#19997;凇?#22810;少次花开,多少载风雨,我的痛还在那深处。因为那里曾有我患病父亲的?#32431;啵?#37027;里有我无法报恩的遗?#21486;?#37027;里是我的根,是我永远的思念。?#32654;?#21270;雨,清明时节,纷纷扬扬,洒向王岭东边的那片山坳。那里长眠着我的父亲。天人如能感应的话,父亲,我已给你满上三杯了。

    发表评论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    深度阅读
    名家散文  爱情散文  散文诗  抒情叙事  
    免费直播卖肉破解盒子 云南十一选五玩法 博远棋牌手机版下载 福彩3d历史开奖号码 江苏11选5守号 财经新闻股票行情查询上证指数 广西十一选五全单奖金 20选5投注金额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百度乐彩 海南飞鱼历史开奖 彩票开奖河北十一选五开奖号码